标题
更多
在线表单提交
更多
下拉表单:
首页 >> 县区新闻 >>高阳 >> 天路上飘来的哈达
详细内容

天路上飘来的哈达

    “老臧,我又来看你了!”身未到,情已至。一位背着双肩包、皮肤黝黑的藏族汉子刚到门外,便亲切高喊。他,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政府副县长、雪山乡党委书记旦巴达杰。

    年过七旬的臧建文,曲着双腿,急切地迎上前。他,40多年前,曾在雪山乡修过一条公路。

    寒暄后,旦巴达杰从背包里捧出洁白的哈达,躬身为臧建文老人献上雪山乡人民的祝福,臧建文则将印有“千里慰问老路工 藏汉亲情血愈浓”的锦旗作为回赠。

    7月19日下午,高阳县臧家的“陋室”充溢着激情、感动。

    汉族技术员让雪山乡天堑变通途

    1973年,20多岁的臧建文经亲戚介绍,只身来到玛沁县雪山小学做木工杂活儿。  

    1974年底,时任雪山公社党委书记的陶振华找到臧建文:“明年这儿准备修公路,你有一定文化,来做技术员!”几十人的修路队伍,只有他们这俩汉族人。

    要修的这条路,到底什么样?“原有的羊肠小道,基本在峡谷和山腰悬崖之上,荆棘密布,经常摔下人;沿线,河流纵横,途中最高的垭口海拔4500米。当地人都叫这条路‘天路’。”40多年后,臧建文仍语气凝重,“就是这样的‘路’,每年还让大雪封堵半年以上。”

    接下任务,臧建文兴奋:一个外乡人受到重视;担心:木工在行,可从没修过路。

    “陶书记也没修过公路,雪山乡人大多也没见过公路。”臧建文说,当年,他骑着牦牛颠簸7天,到县城书店寻到一本书。书中不光有修公路的方法,还有制作炸药的配方,臧建文如获至宝。 

    1975年5月1日,东雪公路在玛沁县东倾沟乡三岔路口正式开工。谈起修路中最困难的事,臧建文认为是研究弯道,测量坡度。他白天晚上琢磨书上的数据资料,凭着简易坡度测量仪和仅能测量50米距离的盒尺,与牧民硬是把最适合汽车行驶的弯道、坡路设计了出来。

    40多年后,旦巴达杰对臧建文竖起大拇指:“这条路几十年里维修过五六次,但始终没有改变过线路。事实证明,你修的路科学、合理!”

    一块半间房大的巨石拦在了“咽喉”,这是又一个难题。臧建文用书中“一硝二磺三木炭”的配方,反复试验制作炸药,再以土炸药与真炸药混用,最终炸碎了“拦路虎”。“那时物资紧缺,怕雷管丢失,我就压在枕头下睡觉!”他顿了一下,又提高声音,“还有18.6公里是悬崖峭壁,也是炸出来的。”

    途中河流众多,要想通路,至少要架5座木桥。从切木曲河下游采伐圆木,从磕磕绊绊的冰面上拖拉到20多公里外的上游修桥点,运一趟圆木要两三天。臧建文说:“在树林里睡觉,头上戴着皮帽子,衣服袖口、裤腿都得拿绳子绑好喽,再披上两块毡子,醒来先抖落满身的积雪。”

    为防滑,臧建文从老家白洋淀冬季渔民的钉子鞋套得到灵感,用面捏成钉子鞋套形状,让铁匠照样打制。“两个多月拉了50多根圆木,搭起5座木桥。”想起这些细节,他满是自豪。

    40多年,雪山乡人终于找到了臧建文

    “修一条路,留下一种精神,更促进民族团结进步。”旦巴达杰说,当年修路的艰苦奋斗精神一直传承到现在。这两年,雪山乡建起民族团结教育基地,搭建感恩亭。“没有陶书记不可能修这条路,没有全乡牧民群众共同努力不可能修成这条路。”雪山乡宣传片这样说。

    在藏建文家,旦巴达杰拍着胸脯说:“我还要加一句——没有臧建文的技术不可能修好这条路!”  

    当年路修完,臧建文到一家企业工作,1986年前后回了老家,从此失去音讯。去年9月,旦巴达杰多方打听,终于找到臧建文联系方式。他赶来高阳县,面对面倾听臧建文当年参与修路的事迹,同时也想找寻几件当年修路的老物件带回去充实民族团结教育基地。

    今年6月,在山西省灵石县任挂职副县长的旦巴达杰,带着雪山乡人民嘱托,第二次来到老臧家中,了解他的生活、身体状况。 

    藏族干部群众的记挂让臧建文很是感动,他欣慰地说:“我现在常忘事儿,可在雪山乡那五六年里,跟老乡关系有多亲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 他回忆说,遇到头疼脑热,牧民会送来家里最好的食物,而牧民们遇到了难处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。有次,一名牧民肚子疼得难受,他试着用针灸帮他缓解病痛。

    雪山乡人日子好了,心中更是惦念臧建文

    臧建文的卧室里,有台家用远红外线理疗仪。当年雪山乡最低零下30摄氏度的极寒天气,让他落下老寒腿的毛病,走路费劲。

    提起当年的艰难困苦,臧建文笑谈:“海拔4200米是个什么概念?背一袋面在老家能疯跑,在那儿两步就要歇一下。喝水一口一喘。晚上冷得睡不着,那种内里是草的乌拉鞋,睡觉时不是捂在被子里,就是压枕头下,怕第二天鞋‘挺’了穿不上。鼻子流血,牙龈出血是常事,每天补维生素……”  

    “苦不苦,想想长征两万五;累不累,想想革命老前辈。”——当年,臧建文把这两句话用红油漆写在工具包上激励自己。40多年后,回忆那段时光,他双眼湿润。

    1978年10月1日,东起玛沁县东倾沟乡、西至雪山乡,宽5.5米、全长54公里的东雪公路修通,雪山乡到县城的时间从七八天缩短到当天往返。白雪掩映下,东雪公路蜿蜒在群山间,犹如一条飘落的洁白哈达。

    “这些年,雪山乡人民一天也没有忘记老臧!”旦巴达杰拉着臧建文的手,激动地告诉记者,当年臧建文20多岁,可雪山乡人不管老少都喊他“老臧”,他们觉得这样亲。         

    第三次来,旦巴达杰怀揣雪山乡218名牧民自发筹集的56950元钱。

    “修成这条路,可谓是拔山撼河。雪山乡的发展,得益于这条通往外界的路。” 40多年后,听着臧建文的讲述,旦巴达杰感慨万千。

    2017年底,一条新的高速公路“花久高速公路”通车,连接县城到雪山乡的路程缩短至1小时,乡民们出行更加便利。 如今,雪山乡不管是基础设施、环境保护、教育卫生还是人均收入,都走在全州44个乡镇前列。

    雪山乡人的日子好过了,对臧建文的思念愈浓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金丽


技术支持: 新航云网络 | 管理登录